叶羽

廚。猴子癌末期。努力自耕中。

©叶羽
Powered by LOFTER

*出自Reload漫畫40.5回

*三空,一點點金空

*

自有記憶以來,悟空一直留著那頭長髮,具體來說,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,連他自己也不記得。

但是他記得那五百年來的歲月,是那麼的孤單寂寞。

牢籠外的一切動靜,彷彿都與他無干,畢竟那是他再努力也無法搆到的世界,他原本是這麼想的,也曾經想過放棄這個令他孤寂的世界,但夢裡常常出現的那個有如太陽的金黃色影子,卻總是提醒他必須忍耐,好幾次、好幾次,當他想喊出他的名字的時候,卻發現自己什麼都不記得,只記得他叫自己悟空,那應該是自己的名字吧…?

吶、你會來找我的吧?

這是悟空這五百年來,唯一能夠支撐他到現在的想法。

直到有個金髮男人走到他面前為止

「喂、是你一直在叫我吧?吵死了!」

「真是沒辦法,就帶走你吧!」

然後,金髮男人對著一臉迷茫的他伸出手──他永遠也忘不了這一幕。

金髮男人帶著悟空回到他所任職的慶雲寺,也幫他找了留下來的理由。

-

一大一小的身影往慶雲寺的方向前進。

「唔、好痛!」走在後面的孩子突然大喊一聲,讓金髮男人停下腳步,轉頭一看,只見孩子的長髮纏住了樹枝,而他正努力地解開它們。

「嗚嗚、好像弄不下來…」

看著孩子陷入困境的樣子,三藏沒什麼耐心地回道「反正是個麻煩,把後面的頭髮全剪掉不是很好嗎?」

「……不要」孩子摸摸腦後的長髮,低下頭

三藏甚至看見孩子露出了略帶寂寞的表情

「為什麼?」

「沒有為什麼!」

然後,孩子像平常一樣噘起嘴,不想多作解釋的樣子,而三藏也沒有打算繼續追問下去。

在那之後,八戒跟悟淨也問過類似的問題,但悟空的回答總是如此。

-

「似乎…感覺頭變輕了呢。」悟空不適應地伸手摸著後腦杓,那原本蓄著長髮的地方,喃喃自語

一旁的三藏從報紙堆裡抬頭看了他一眼,「變輕了很好不是嗎?」

「嗯…」

聽著悟空淡淡地回答,勾起三藏的回憶,明明之前無論如何,他都不肯剪去那長髮的,現在卻如此雲淡風輕,引起三藏的好奇

「你為什麼那麼不喜歡頭髮被剪掉呢?」三藏盯著悟空

悟空仍然沒有放下摸著腦袋的手,思緒彷彿飄回那孤寂的牢籠裡,他緩緩地開口,「因為很暖和…在那個牢籠裡,非常寒冷的時候,只要頭髮蓋著的話,就能稍微覺得有點溫暖了。」

語氣是如此的平淡,但三藏卻感覺到了,埋藏在悟空心裡那五百年來的孤寂,他默默地移動了下身子,直到他靠上悟空細瘦的身子為止

「現在還會冷嗎?」

背後突如其來的重量和三藏的話,讓悟空疑惑地轉頭,他看到三藏一副假裝不在乎似的,把自己再次埋回報紙堆裡,悟空見狀,笑了一下,讓自己往三藏的方向挨近了一些

「現在不會了。」

三藏聽到背後的悟空這麼說。

*

後記:

大半夜地突然想寫文,想寫這篇很久了

前面略帶金空的部分,寫到有點想哭

明明失去了這麼多,為什麼被懲罰的還是他呢...?

真的心疼死了(;´༎ຶД༎ຶ`)

後面被三藏暖哭,三空果然是官配( ´•̥̥̥ω•̥̥̥` )

评论
热度(21)